> 常见疾病

谁知道《边城》的时间背景?

晴天百科 2021-07-09 04:28:49 常见疾病

边城(沈从文著中篇小说)

《边城》是沈从文的代表作,入选20世纪中文小说100强,排名第二位,仅次于鲁迅《呐喊》。它以20世纪30年代川湘交界的边城小镇茶峒为背景,以兼具抒情诗和小品文的优美笔触,描绘了湘西地区特有的风土人情;借船家少女翠翠的纯爱故事,展现出了人性的善良美好。由于《边城》的美学艺术,《边城》这部小说在中国近代文学史上具有独特的地位。

书 名;边城

作 者;沈从文

类 别;中篇小说

出版时间;1934年

字 数;411000

作者简介

沈从文(1902-1988)原名沈岳焕,湖南凤凰县人,汉族(其父为汉族),但有部分苗族(沈从文祖母是苗族)和土家族(沈从文母亲是土家族)血统,现代著名作家(备注:虽然沈从文生活在当代,但是他的作品主要集中在1949年之前,所以只称之为现代作家)、历史文物研究家、京派小说代表人物,笔名休芸芸、甲辰、上官碧、璇若等。14岁时,他投身行伍,浪迹湘川黔边境地区,1924年开始文学创作,抗战爆发后到西南联大任教,1946年回到北京大学任教,建国后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服饰的研究,1988年5月因心脏病突发,在其北京寓所逝世。

1934年发表1933年夏,沈从文偕夫人游崂山,在一条名叫“九水”的溪水边,看到对岸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穿一身孝服,先在岸上烧了一堆纸钱,后又从溪里拎起一桶水向来时的方向走去。看着她孤单怜弱的身影,沈从文不禁产生了《边城》的写作冲动,他忽然情不自禁地对妻子说:“我准备依照她写一个故事给你看!”沈从文从小生活在湘西,他从这位少女烧纸钱和提水的举动中,一下子想到了家乡的一种风俗:在湘西,家中长辈去世之后,小辈就要到就近的河里或井里取些水来,为死者象征性地抹洗一遍,为死者洗去尘世的污垢,祝愿他干干净净进入西天净土。另外,沈从文想到湘西一些小溪渡口人家常有的家庭格局:祖孙老小二人,凄惨无援。再者,作者从湘西走出,历经艰难奋斗有成,他需要借助一个故事唱一曲真诚善良的颂歌。这一切,最后都融入到小说《边城》当中。

沈从文是在什么情况下写《边城》的

本篇发表于1934年4月25日天津《大公报·文艺副刊》第61期。署名沈从文。

对于农人与兵士,怀了不可言说的温爱,这点感情在我一切作品中,随处都可以看出。我从不隐讳这点感情。我生长于作品中所写到的那类小乡城,我的祖父,父亲,以及兄弟,全列身军籍;死去的莫不在职务上死去,不死的也必然的将在职务上终其一生。就我所接触的世界一面,来叙述他们的爱憎与哀乐,即或这枝笔如何笨拙,或尚不至于离题太远。因为他们是正直的,诚实的,生活有些方面极其伟大,有些方面又极其平凡,性情有些方面极其美丽,有些方面又极其琐碎,——我动手写他们时,为了使其更有人性,更近人情,自然便老老实实的写下去。但因此一来,这作品或者便不免成为一种无益之业了。因为它对于在都市中生长教育的读书人说来,似乎相去太远了。他们的需要应当是另外一种作品,我知道的。

照目前风气说来,文学理论家,批评家,及大多数读者,对于这种作品是极容易引起不愉快的感情的。前者表示“不落伍”,告给人中国不需要这类作品,后者“太担心落伍”,目前也不愿意读这类作品。这自然是真事。“落伍”是什么?一个有点理性的人,也许就永远无法明白,但多数人谁不害怕“落伍”?我有句话想说:“我这本书不是为这种多数人而写的。”大凡念了三五本关于文学理论文学批评问题的洋装书籍,或同时还念过一大堆古典与近代世界名作的人,他们生活的经验,却常常不许可他们在“博学”之外,还知道一点点中国另外一个地方另外一种事情。因此这个作品即或与当前某种文学理论相符合,批评家便加以各种赞美,这种批评其实仍然不免成为作者的侮辱。他们既并不想明白这个民族真正的爱憎与哀乐,便无法说明这个作品的得失,——这本书不是为他们而写的。至于文艺爱好者呢,或是大学生,或是中学生,分布于国内人口较密的都市中,常常很诚实天真的把一部分极可宝贵的时间,来阅读国内新近出版的文学书籍。他们为一些理论家,批评家,聪明出版家,以及习惯于说谎造谣的文坛消息家,同力协作造成一种习气所控制,所支配,他们的生活,同时又实在与这个作品所提到的世界相去太远了。——他们不需要这种作品,这本书也就并不希望得到他们。理论家有各国出版物中的文学理论可以参证,不愁无话可说;批评家有他们欠了点儿小恩小怨的作家与作品,够他们去毁誉一世。大多数的读者,不问趣味如何,信仰如何,皆有作品可读。正因为关心读者大众,不是便有许多人,据说为读者大众,永远如陀螺在那里转变吗?这本书的出版,即或并不为领导多数的理论家与批评家所弃,被领导的多数读者又并不完全放弃它,但本书作者,却早已存心把这个“多数”放弃了。

我这本书只预备给一些“本身已离开了学校,或始终就无从接近学校,还认识些中国文字,置身于文学理论,文学批评,以及说谎造谣消息所达不到的那种职务上,在那个社会里生活,而且极关心全个民族在空间与时间下所有的好处与坏处”的人去看。他们真知道当前农村是什么,想知道过去农村有什么,他们必也愿意从这本书上同时还知道点世界一小角隅的农村与军人。我所写到的世界,即或在他们全然是一个陌生的世界,然而他们的宽容,他们向一本书去求取安慰与知识的热忱,却一定使他们能够把这本书很从容读下去的。我并不即此而止,还预备给他们一种对照的机会,将在另外一个作品里,来提到二十年来的内战,使一些首当其冲的农民,性格灵魂被大力所压,失去了原来的朴质,勤俭,和平,正直的型范以后,成了一个什么样子的新东西。他们受横征暴敛以及鸦片烟的毒害,变成了如何穷困与懒惰!我将把这个民族为历史所带走向一个不可知的命运中前进时,一些小人物在变动中的忧患,与由于营养不足所产生的“活下去”以及“怎样活下去”的观念和欲望,来作朴素的叙述。我的读者应是有理性,而这点理性便基于对中国现社会变动有所关心,认识这个民族的过去伟大处与目前堕落处,各在那里很寂寞的从事于民族复兴大业的人。这作品或者只能给他们一点怀古的幽情,或者只能给他们一次苦笑,或者又将给他们一个噩梦,但同时说不定,也许尚能给他们一种勇气同信心!

《边城》是沈从文的代表作,也是他的美学思想的集中体现。关于这部小说的创作,作家本人有过重要的表白。是我们理解作品的重要线索。但作家本人的话也并不是完全可靠。 在小说里,少女翠翠是作家所着力精雕细刻的中心人物。这是作家理想中的"自然之女"。她没有任何都市鄙俗的污染,只有"小兽物"般的天真活泼和乖巧善良。而围绕着翠翠所出现的人物,无论是秀拔出群的傩送还是谦和克制的天保,无论是宽厚仁慈的祖父,还是豁砂正直的船总,也都无不保持着做人的美德,信守着灵魂的纯洁。小说正是通过他们相互间的男女之爱,祖孙之亲,父子之情和邻里之睦的描写,生动地展现这边城人民的健康,优美,质朴,自然的人性爱和人情美。 小说无意追求曲折离奇的故事情节,而是着力描绘人物的内心感情。整个作品是那样浑朴天成,如同作家笔下的溪水,顺着山垫,或急或缓,自然流淌,毫无人为造作之感。小说的语言也与所表现的内容和谐统一,质朴,清闲、自然、含蓄,处处蕴含着浓郁的诗情,字字浸渍着作家的温爱。《边城》是沈从文长期受压抑的感情的流露。是他自己唱给自己听,为了让自己的心感动起来的"情歌"。祖父死了,白塔倒了,未成年的翠翠等等着那个不知回不回来的傩送,稚嫩的生命失去了呵护,充满悲哀和隐忧,但沈从文用抒情的暖和色调把人生的悲剧性包裹起来,使之化为淡淡的哀愁,像黄昏落日一样美丽而忧郁。命运难以抵抗,但作品却有一丝暖意:杨马兵――翠翠母亲昔日的情人取代爷爷,负起照顾翠翠的责任;船总顺顺伸出热情的手,而离家出走的二老还有回来的可能,翠翠的等等并非毫无意义……一种由沈从文想象中始终追寻的充满人类的爱意的"人生形式",与人生不可抗拒的命运的悲哀调和起来,构成了《边城》的基调。从这个意义上说,《边城》不是现实乡土的写照,而是作者"排遣"和"弥补"长期受压抑感情的一个桃花源式的好梦。有人说,在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激烈的三十年代,《边城》把社会和人心写得这样美,是有意"掩盖现实生活的矛盾"。我们认为,这是对作品和文学功能的一种片面理解。其实,美是一种客观存在,即使是在最黑暗的时代,祖国的山河之美,人民的心灵之美,也是存在的。真实地挖掘出典型环境中固有的真善美,同样是对假恶丑的一种抨击和诅咒。 这是一封家书,不是宣言,用不着装样子,作假,每一句话都是真诚的,可信的。从这封信,可以理解沈先生为什么要写《边城》,为什么会写得这样美。因为他爱世界,爱人类。认为《边城》没有写阶级斗争,"掏空了人物的阶级属性"。被认为掏空阶级属性的人物第一是顺顺。有些评论者提高了顺顺的成分,说他是"水上把头",是"龙头大哥",恨不能把他划成恶霸地主。事实上顺顺只是一个水码头的管事。第二,是说《边城》写的是一个世外桃源,脱离现实生活。《边城》是现实主义的还是浪漫主义的,这是非常叫人困惑的问题。为什么这个小说叫"边城"?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边城"不只是一个地理概念,意思不是说这是个边地的小城。这同时是一个时间概念,文化概念。"边城"是大城市的对立面。沈从文从乡下跑到大城市,对上海社会的腐朽生活,对城里人的庸俗小气深恶痛绝,这引发了他的乡愁,使他对故乡尚未完全被现代物质文明所摧毁的淳朴民风十分怀念。便是在湘西,这种古朴的民风也正在消失。据沈从文回忆,边城所写的生活确实存在过,但到《边城》写作时已经几乎不复存在。《边城》是一个怀旧的作品,一种带着痛惜情结的怀旧。是一个温暖的作品,但是后面隐伏着作者的很深的悲剧感。可以说边城既是现实主义的,又是浪漫主义的,因为《边城》的生活是真实的,同时又是理想化的,是一种理想化了的现实。《沈从文习作选·代序》说:我要表现的本是一种"人生的形式",一种"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对于文学的社会功能沈从文有他自己的看法,认为好的作品除了使人获得"真美感觉之外,还有一种引人向善的力量……从作品中接触另外一种人生,从这种人生景象中有所启发,对人生或生命能作更深一层的理解。"(《小说的作者与读者》)这种看法很深远,这当然为一些急功近利的理论家所不能接受。(二)《边城》所展示的生命意蕴(茶峒风光)这是沈从文倾力刻画的。1、 宁静、闲适、古朴的生存背景①白塔――老人――少女――黄狗:静静地很忠实的生存下去,说故事,吹曲子,尽情玩耍。②"近水人家多在桃杏花里……"处处奇迹,令人神往。2、 单纯、豪侠、仗义①老船工拒收钱,而甘于清贫。②发水时,有人驾着船,救人救物。③贫富概念淡漠。无论是荼峒的农民,还是那些士兵、商人,"毛手毛脚"的水手。以及把"眉毛扯成一条细线"的妓女,都是充满人情味和散发着人性美的光辉。正如作家所写的那样:"这些人既重义轻利,又能守信自约,即便是娼妓,也常常较之讲道德感和羞耻的城里人还可信的。""风俗淳朴,便是作妓女也永远是那么浑厚--人既相熟后,钱便在可有可无之间了。"这里生活着一群未被现代文明浸染的善良的人。那个颇具象征意义的老船夫的形象简直就是边城人民美德的化身。他勤劳善良、仁爱慈祥、古道热肠、忠于职守,以渡口为家几十年为一日,"五十年来不知把渡船来去渡了若干人" 。(三)人物形象体系对人物形象的刻画,沈从文特别重视现代文明的影响程度,由此而构成了其人物体系的金字塔结构。居于塔顶的是翠翠:展现生命本色,是善的化身、美的化身。灵秀,乖觉、明慧、清纯,集天地人性之灵为一身。从外貌上看,她受大自然的影响,与世隔离,从小不懂得苦恼与忧郁。直至复杂的感情开始萌发,多了一些心思以后,她对于男女之间的接触,对于死,才小心翼翼起来。作品通过端午节的描写,体现出翠翠的成长经历。实际上从遇到傩送的一起,她的性爱意识开始觉醒。作品抓住翠翠至纯至真的特别,主要突出了两个方面:①她与爷爷的情感――人太乖作品第四节,端午节在镇上,翠翠找不到祖父,心中两次出现"假若爷爷死了?""爷爷死了呢?"的念头,体现出对爷爷的体贴和理解。②她性爱意识的萌发――三个细节第一, 端午节,巧遇傩送后回家,"但另一件事,尽管自己不管祖父的,却使翠翠沉默了一个夜晚"。以后经历的两次端午节,"总不如那个端午所经过的事情美"。第二, 被大鱼吃掉,反复出现,成为一个秘码,乃至于祖父提到傩送时说"大鱼咬你,大鱼咬你"、第三, 虎耳草。 "我又摘了一把虎耳草了",表明翠翠已然心旌摇动。此时定格于翠翠心中的是具体的,也是飘忽不定的,让她把捉不定,少女的羞涩,不可知的未来又让她不敢敞开心扉。于是,这个乖觉,灵秀的少女既表现出了不加修饰的生命本色,又在其人生道路迈出的第一步中混入了一丝淡淡的愁绪,预示着结局的悲剧。塔的第二层是老船夫、傩送、杨马兵――道德典范,是沈从文神往的淳厚民风和正直素朴的人格的主要载体。老船夫:重义轻利、朴实无华,为了心爱的孙女,他献出了一切。傩送:外在俊美,善歌。心灵勇敢、坦白、无私、正直,为爱情不计较任何物质得失。塔的最下层是顺顺,天保,――介于乡村与都市之间的人物。尚有乡村的纯朴,但受现代商业文明的熏陶。他们不失好品性:重情守诺,仗义梳财,公平讲理。顺顺处处关照老船夫,在他死后又要接翠翠回家。但有头面人物的一种优越感。天保真诚善良,但缺乏傩送的纯洁,他爱翠翠,可又犯难:"翠翠太娇……"在爱情里掺着世俗的计较。人物缺少一种内心的矛盾和冲突,但人物性格单纯至极形成了一种净化的美。因而构成了他的作品的特点:淡泊的意蕴,灵动的笔调,水样的忧愁,温馨的氛围。"在充满古典庄严和雅致的诗歌失去光辉和意义时,来谨谨慎慎写最后一首抒情诗。"美丽天真的翠翠,她的殉情的双亲,侠骨柔肠的祖父,在这些理想人物的身上,闪耀着一种神性之光,体现着人性中庄严、健康、美丽、虔诚的一面。在那个几乎与世隔绝的角落里,古风犹存,人们身上更多一些纯。朴。体现了作者对人性美的追求与向往。而翠翠便是这种自然人性的化身,是作者的理想人物。湘西世界是作者理想人生的缩影,是他现实与梦幻的交织。这梦幻难免与现实持有距离,但作者的目的似乎是从人性道德的视角,去透视一个民族可能的生存状态及未来走向。他是具有现代意识的作家,他在思索湘西常态的一面的同时,也在反思变动的一面。他一方面试图在文本中挽留湘西的神话,另一方面在作品中已经预见到"湘西世界"无可挽回的历史命运。 小说结尾写小城示范场的白塔在祖父死去的那个夜晚轰然倒塌。白塔显然不仅关系着小城的风水,而且已成为湘西世界的一个象征。塔的倒掉由此预示了一个田园牧歌神话的必然终结。在暴风雨之夜猝然倒掉又重修的白塔,象征着一个原始而古老的湘西世界的终结,和对重造湘西未来的渴望。四、艺术成就一、牧歌田园风格。德国的哲学家和美学家叔本华曾制订一张诗歌体制级别表,即将各种基本的文本按等级分类,依次是,歌谣,田园诗,长篇小说,史诗和戏剧。田园诗最大的特征是牧歌情调。牧歌最早指古希腊人描写牧羊人的生活之诗。后来人们习惯用牧歌指这一风格文类:指的是一种田园诗风格,表达都市人对理想化的农牧生活的向往。现代批评家常常把那种偏于表现单纯、素朴生活,并常与现代生活相对照的作品,都称作牧歌式的作品。小说精心设计了主要情节发生的时节――端午和中秋,充分营造了具有地域色彩的民俗环境和背景,构成了一个完整自足的湘西世界,一个诗意的田园牧歌世界。小说中的人物都具有淳朴、美好的天性,悲剧的具体起因似乎是一连串的误解。沈从文没有试图挖掘其深层的原因,他更倾向于把根源归为一种人事无法左右的天意。作者以他特有的审美眼光,放开笔墨,绘出了一幅幅明媚秀丽的风景画,溪边的碾坊、水车,河上的方头渡船,攀渡的缆绳,河岸的白塔、青崖、黄狗,山上的翠竹,丛林,鸟语,乃至自然界的雾霭风雷,无不写得美不胜收,使人如置身湘西边地山光水色之中。《边城》还充分地描绘了湘西边地风俗。元宵节的烟火,端午节的龙船,中秋节的赏月,和月下男女沟下对歌,都表现出湘西边地风俗纯真的美。这一幅抒情诗般的风景风俗画卷,构成了小说中人物活动的背景。同时这风景美与种种光彩夺目的人情美交相辉映,浑然一体。沈从文以一种美好而自然的人性建构了一个诗意的田园牧歌世界。二、诗化小说。沈从文的贡献在于创造了诗意的抒情小说文体。他实际上是把诗和散文引进了小说之中,打破了三者的界限,从而也就扩大了小说的表现领域及其审美的功能。他注意意境,表现凡夫俗子的日常生活时重在风俗,重在人情,使优美与平庸交织,淳朴,健康与原始,蒙昧并存。他的办法是"纯化",把自然景物,社会生活场景的描绘尽是融入简朴的生活情致之中,人和自然合一,或者自然环境成了人性的外化。(P365)如《边城》自然景致如此之美,就掺和着作者的情感,回忆,想象,无处不在体现作者的审美追求。自然景物与人事民俗的融合、作者人生体验的投射、纯情人物的设置、流动的抒情笔致等,共同造成现实与梦幻水乳交融的意境。试看小说中写翠翠梦里听到傩送在山崖上为她唱歌一段:(396)糅想像、幻境、联想于一体,字里行间则灌注着流动的意绪,是沈从文的抒情韵致的典范。三、出色的心理描写。作者关于以一种细致入微、逼真传神的心理刻画揭示人物内心的隐秘。如写翠翠"……她有时仿佛孤独了一点,受坐在上去,向天空一片云一颗星凝眸。祖父若问……她带点害羞情绪,轻轻地说:在看水打架。照当地习惯意思就是"翠翠不想什么,同时自己也在心里答着:我想得很远很远。可是我不知想些什么。"这里展示了一个山村少女单纯天真,害羞迷惘的心灵:刚刚萌发的爱情缠绕着她,她感到有一种新的东西闯进了她单纯的生活,但又因涉世不深,感情幼稚,这势必引来她内心的迷乱和孤寂,也羞于对任何人说出,哪怕最亲近的爷爷也休想知道。"梦中灵魂为一种美妙的歌声浮起来了,仿佛轻轻的各处飘着,上了白塔,下了菜园,到了船上又复飞蹿过悬崖半腰--去作什么呢?摘虎耳草!" 这是翠翠的梦境,也是爱情的梦境;这种大胆奇特的想像,梦境正是翠翠对傩送爱情的真实感受。两 封 家 书沈先生致张兆和:三三,我因为天气太好了一点,故站在船后舱看了许久水,我心中忽然好像彻悟了一些,同时又好像从这条河中得到了许多智慧。三三,的的确确,得到了许多智慧,不是知识。我轻轻地叹息了好些次,山头夕阳极感动我,水底各色圆石也极感动我,我心中似乎毫无什么渣滓,透明烛照,对河水,对夕阳,对拉船人同船,皆那么爱着,十分温暖地爱着!……我看到小小渔船,载了它的黑色鸬鹚向下流缓缓划去,看到石滩上拉船人的姿势,我皆异常感动且异常爱他们。……三三,我不知为什么,我感动得很!我希望活得长一点,同时把生活完全发展到我自己的这份工作上来。我会用自己的力量,为所谓人生,解释得比任何人皆庄严些与透入些!三三,我看久了水,从水里的石头得到一点平时好像不能得到的东西,对于人生,对于爱憎,仿佛全然与人不同了。我觉得惆怅得很,我总像看得太深太远,对于我自己,便成为受难者了,这时节我软弱得很。因为我爱了世界,爱了人类。三三,倘若我们这时正是两人同在一处,你瞧我眼睛湿到什么样子!沈从文致张兆和第6节 泊曾家河 三三,我的小船已泊到曾家河。在几百只大船中间这只船真是个小物件。我已吃过了夜饭,吃的是辣子、大蒜、豆腐干。我把好菜同水手交换素菜,交换后真是两得其利。我饭吃得很好。吃过了饭,我把前舱缝缝罅用纸张布片塞好,再把后舱用被单张开,当成幔子一挂,且用小刀将各个通风处皆用布片去扎好,结果我便有了间"单独卧房"了。 你只瞧我这信上的字写得如何整齐,就可知船上做事如何方便了。我这时倚在枕头旁告你一切,一面写字,一面听到小表嘀嘀哒哒,且听到隔船有人说话,岸上则有狗叫着。我心中很快乐,因为我能够安静同你来说话! 说到"快乐"时我又有点不足了,因为一切纵妙不可言,缺少个你,还不成的!我要你,要你同我两人来到这小船上,才有意思! 我感觉得到,我的船是在轻轻的、轻轻的在摇动。这正同摇篮一样,把人摇得安眠,梦也十分和平。我不想就睡。我应当痴痴的坐在这小船舱中,且温习你给我的一切好处。三三,这时节还只七点三十分,说不定你们还刚吃饭! 我除了夸奖这条河水以外真似乎无话可说了。你来吧,梦里尽管来吧!我先不是说冷吗?放心,我不冷的。我把那头用布拦好后,已很暖和了。这种房子真是理想的房子,这种空气真是标准空气。可惜得很,你不来同我在一处! 我想睡到来想你,故写完这张纸后就不再写了。我相信你从这纸上也可以听到一种摇橹人歌声的,因为这张纸差不多浸透了好听的歌声! 你不要为我难过,我在路上除了想你以外,别的事皆不难过的。我们既然离开了,我这点难过处实在是应当的、不足怜悯的。 二哥 一月十三下八时

Tags:沈从文边城的写作背景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