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容减肥

湖心亭看雪选自张岱的什么书(张岱的散文《湖心亭看雪》为什么备受推崇?)

晴天百科 2021-07-08 21:48:36 美容减肥

湖心亭看雪选自张岱的什么书(张岱的散文《湖心亭看雪》为什么备受推崇?)

谢谢邀请。

人们心目中的文人穷困潦倒者比较多,但张岱却不然,他生在明清交替之际,出身于官宦之家,一生未仕,衣食无忧。张岱曾在文章中如此描述自己:“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 ,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张岱真是个有钱有闲的性情中人,他好的这口有谁不好?

但张岱与一般的世家子弟、风流名士不同,他素有文名,一生涉猎诗文、小品、杂剧、传奇,留下作品无数,其《陶庵梦忆》,如今已成为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的戏曲文学理论必备参考书,就连短短的小品文《湖心亭看雪》,也备受后人推崇,被誉为“描写西湖最漂亮的文章”。

《湖心亭看雪》文字不长,只有短短的194字,现引全文如下,与同好共享: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湖心亭看雪》是张岱小品文中的的代表之作,从中可以看出张岱的性情,在一个大雪三日、鸟声俱绝的深夜,张岱居然穿上皮衣,带着炉火,独自前往湖心亭赏雪。更出人意料的是,亭中竟然早来了两人,铺毡对坐,烧酒炉正沸。三人对酌,尽兴而归,划船的船夫见状禁不住感叹:“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湖心亭看雪》最大的特点是文字简练,仅百余字,却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巧妙运用“一痕”、“一点”、“一芥”、“两三粒”等数量词,表达出天长永远的阔大境界和万籁无声的寂静气氛,令人拍案。张岱还用对比手法,大与小、冷与热、孤独与知己,对比鲜明,一气呵成,抒发了人生渺茫的感慨。最后借舟子之口,以一个“痴”字总结全文,表达了自己不从尘俗、遗世独立的高雅情操。

张岱一生历尽繁华,也阅尽苍凉,中年以前读书享乐,后来江山易手,王朝更迭,他立志修史,带着明史手稿,在困苦中辗转江南各地。张岱的文才和操守引起了人们的共鸣,而《湖心亭看雪》则表明了他的心迹,这也是后人对其极为推崇 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样一个率性、才情、真实的男人,有谁会不喜欢?难怪作家章诒和在文章中说:“若生在明清,就只嫁张岱。”

有哪些描写雪的现代诗或散文诗?

《五月的雪》

文/赵伟

在五月的断层,光阴缓行

时光逆转成白皑的雪

铺天盖地。皱褶银装素裹

纯白如天使的羽翼。

亲吻阿波罗的风,暧昧

轻抚乡村的每寸肌肤

湖面泛出鳞波,跃动

闪现月牙的洁白

鸢尾花渐次爬上土坡

眺望远方茫茫白皑

似曾相识

温柔,静谧

百灵欢唱传奇

传奇里流传的旋律

诗歌未曾拓印的章节

在晨光里构筑四季冰雪封存

白梨花开,白梨花落

流光的珍珠

俨然脉情的双眼

走过的路面,承载风霜

登过的高原,浸满雪月

那些灵活的故事

融入雪打琴键的声响里

旷世,优雅

流年未亡,五月已尽

时间遗落的白纱

已被星月染透

天光散尽

传来延续的讯息

目视远方,良久

低诉传奇里流传的传奇

《我爱你塞北的雪 》

我爱你塞北的雪

飘飘洒洒漫天遍野

你的舞姿是那样的轻盈

你的心地是那样的纯洁

你是春雨的亲姐妹哟

你是春天派出的使节

春天的使节

我爱你塞北的雪

飘飘洒洒漫天遍野

你用白玉般的身躯

装扮银光闪闪的世界

你把生命溶进了土地哟

滋润着返青的麦苗迎春的花儿

啊...我爱你

啊...塞北的雪塞北的雪

《雪歌》(现代诗)

将记忆洗的发白 发亮

却无论如何

清不去

深入骨髓的印记

雪的怅惘

亦如花般

一夜消瘦

无数美丽的诱惑

随寒香摇曳

散落眉宇

听得懂

雪的歌唱么

六瓣的凄婉

寒冰中的跳跃

一切的一切

似乎

只在特定的瞬息

为你感动

《雪 鲁迅》

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博识的人们觉得他单调,他自己也以为不幸否耶?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磬口的腊梅花;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胡蝶确乎没有;蜜蜂是否来采山茶花和梅花的蜜,我可记不真切了。但我的眼前仿佛看见冬花开在雪野中,有许多蜜蜂们忙碌地飞着,也听得他们嗡嗡地闹着。

孩子们呵着冻得通红,像紫芽姜一般的小手,七八个一齐来塑雪罗汉。因为不成功,谁的父亲也来帮忙了。罗汉就塑得比孩子们高得多,虽然不过是上小下大的一堆,终于分不清是壶卢还是罗汉;然而很洁白,很明艳,以自身的滋润相粘结,整个地闪闪地生光。孩子们用龙眼核给他做眼珠,又从谁的母亲的脂粉奁中偷得胭脂来涂在嘴唇上。这回确是一个大阿罗汉了。他也就目光灼灼地嘴唇通红地坐在雪地里。

第二天还有几个孩子来访问他;对了他拍手,点头,嘻笑。但他终于独自坐着了。晴天又来消释他的皮肤,寒夜又使他结一层冰,化作不透明的水晶模样;连续的晴天又使他成为不知道算什么,而嘴上的胭脂也褪尽了。

但是,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他们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这样。屋上的雪是早已就有消化了的,因为屋里居人的火的温热。别的,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

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是雨的精魂……

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

Tags:描写雪的散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