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容减肥

大咖荐书丨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周晓枫:读《海风下》

晴天百科 2021-07-09 01:53:31 美容减肥

文/周晓枫

大咖荐书丨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周晓枫:读《海风下》

推荐书目:

《海风下》

(美)蕾切尔·卡森

蕾切尔·卡森(1907—1964),生物学家,《寂静的森林》作者。她的系列作品被示为科普文学的典范,具有生态环境保护的前瞻性与科学性。《海风下》是这位无儿无女的所谓老处女的处女作。卡森没有孩子,但她留给这个世界的,是至为珍贵的精神遗产。

推荐理由:

风格隽永,气象辽阔,她一出手,就是经典文学的范式。她的文字一如潮汐,奔腾不息,涌如层澜。出色的画面还原感,使鱼的鳞彩、鸟的羽光几乎目力可视。她的表达既可以溪水涓流,又可以蕴蓄风雷。我觉得她听得懂动物和植物的语言,她的文字具有保护众生的法力,我认为她就是一个具有肉身的天使。

卡森具备丰沛而专业的知识储备。那些数字不仅没有成为阅读途中的障碍,这些坚硬之物反而像跳马前的踏垫,让诗意跃升到更大的高度。纳博科夫说:“我认为一件艺术品中存在着两种东西的融合:诗的激情和纯科学的精确。”这段话,几乎为蕾切尔·卡森的作品提供了评论上的注解。

推荐人:

周晓枫

散文作家,儿童文学作家。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

出版有散文集《斑纹一一兽皮上的地图》《收藏一一时间的魔法书》《你的身体是个仙境》《聋天使》《巨鲸歌唱》《有如候鸟》等,曾获鲁迅文学奖、朱自清散文奖、人民文学奖、十月文学奖、钟山文学奖、花地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等奖项。出版有童话《小翅膀》《星鱼》《你的好心看起来像个坏主意》,曾获中国好书、桂冠童书、中国童书榜年度最佳童书等奖项。

壹点号壹点号之家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融融春意暖,名家进校园!散文名家周晓枫走进日照市新营中学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通讯员 苗子阳

大咖荐书丨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周晓枫:读《海风下》

绘声绘色的描述撞见一双双满怀期待的炽热目光,幽默风趣的表达引来一阵阵开怀爽朗的欢笑……4月9日,2021第三届中国(日照)散文季散文名家进校园活动在日照市新营中学举行,当代著名散文家周晓枫走进该校的报告厅,与学子们深入交流了关于阅读和写作的理解和体悟。

大咖荐书丨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周晓枫:读《海风下》

台上是娓娓动听的讲述,台下是认真的记录和聆听。“珍惜平凡也信任奇迹,无畏孤独也理解他人。”周晓枫作家从自己做动物饲养员的奇特经历聊起,她对阅读和写作的理解让同学们受益匪浅。“写作笨办法也许是个好主意”,她强调要持续地阅读和恒久地积累,积累的力量足以转动世界的万花筒。

大咖荐书丨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周晓枫:读《海风下》

报告会结束后,意犹未尽的同学们继续向周晓枫作家请教了写作上的问题,并纷纷与她合影留念。除该校师生外,东港区文联主席阚美玲也到场聆听了本场报告。

大咖荐书丨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周晓枫:读《海风下》

与名家对话,让文字活起来,让青春的底气与书香的精髓相辅,让文学的精神与校园的底蕴相成,推动该校打造“文化圣园”的品牌行动,为促进学生全面发展不断增能。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文学大咖谈丨专访著名作家周晓枫:我对齐鲁晚报深怀感激

齐鲁晚报· 齐鲁壹点记者 孙远明 杜鸿浩

大咖荐书丨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周晓枫:读《海风下》

我们都喜欢阅读,默默写作,不为博取功名,因为它能让我们探索事物的极限,包括挖掘自身的可能……写下文字,是为灵魂种粮食。写作是孤独的,永远独自面对困境,所以遇到心有灵犀的同道,格外欣喜。

大咖荐书丨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周晓枫:读《海风下》

————周晓枫《离歌》

大咖荐书丨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周晓枫:读《海风下》

她终于停下来了,身子陷进沙发里。从早上4点到晚上9点,从北京到日照,参加完一个个活动过后,周晓枫看起来有些疲惫。紫色长款外套将她包裹,虽然抵御住了四月夜晚的凉意,但却无法阻挡一波波困意的侵袭,她的眼睛微张,嘴角带着笑招呼记者坐下。

大咖荐书丨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周晓枫:读《海风下》

说是访谈,不如说是聊天。气氛由一开始的紧张拘束慢慢变得轻松愉快。四十多分钟的时间,我们从散文聊到文学,从写作聊到爱好……

大咖荐书丨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周晓枫:读《海风下》

借着访谈,透过酒店稍暗的灯光,我认真大胆地观察起眼前这位女作家。周晓枫如同她的文字,周身带着一股“灵气”。她出口成章,一连串恰到好处的比喻,让本应需费不少口舌阐述的道理变得简单易懂。同时,她又是极具个性的,这体现在她对万千事物的观察角度、想法和思维等方面。或许,这就是她的文章得以极具辨识度的原因。

大咖荐书丨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周晓枫:读《海风下》

在齐鲁晚报·齐鲁壹点青未了散文奖举办期间,记者将周晓枫的采访内容整理好发布,希望对大家的写作有所帮助。也希望像周晓枫所期待的一样,在未来的某一天,能有爱好写作者和周晓枫在文学道路上相遇。或者,成为另一个“周晓枫”。

大咖荐书丨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周晓枫:读《海风下》

视频加载中...

处女作在青未了上发表,对齐鲁晚报深怀感激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周老师您好,第一个问题,咱们聊聊您与文学的故事。您的文学启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周晓枫:小学语文老师表扬过我的作文,当时虚荣心比较膨胀,觉得自己好像有成为作家的潜在可能。后来很幸运,高考作文得了满分。那时候,我已经很坚定地、一门心思的想当一个作家,我从来没有什么替代的其他理想。

我的大学就读于山东大学中文系,我的处女作是发表在齐鲁晚报青未了副刊上,是一个大学的练习叫《校园漫步》。2013年,我成为专业作家,之后,我的精力主要就放在写作上。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很多作家都会有乡愁,而在您的作品中,却鲜见乡愁、故乡,这是为何?您在山东生活过一段时间,您对山东有着怎样的感情?

周晓枫:有时拉开距离,乡愁才能产生。我从小到大生活在北京,地理环境没有太多变化。我没有很强的故乡概念。我像盆栽一样,但哪怕你并不注意脚下的土壤,可是它的土质、酸碱平衡也一定秘密参与了成长,从根系上参与成长。

我的姥爷是山东蓬莱人,但他们后来去东北,就没怎么在山东生活过。我在山东念了4年大学,这是我很重要的一个成长阶段。包括持续到现在的朋友,还是那个时候在山东结识的。我和山东在感情上的亲近度是比较近的。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您提到处女作就是发表在齐鲁晚报青未了副刊上,这对您产生了什么影响?我们的青未了散文奖也正在举办,已经征集稿件5000余篇,您对此有什么寄语吗?

周晓枫:处女作在青未了上发表,对我的人生来说,是非常大的鼓励。它不是以奖项方式去呈现的,但它对我来说就是人生的重大奖项,激励我后来的创作。大学期间,我在青未了上发表过几次作品。这是我最初的脚印,也是我在这条道路、这个方向上从来没有改变的脚步,所以我深怀感激。我觉得举办青未了散文奖特别好,很希望和那些正在写作的年轻朋友们,在现在或者未来,在写作道路上相遇。

辞职电影策划,“有多么好的金拐杖都不如自己会走”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您1992年在山东大学中文系毕业,曾就职于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十月》杂志社、《人民文学》杂志社,做过20年文学编辑,您觉得这些经历对写作产生了哪些影响?

周晓枫:除了文字,我好像不太擅长做别的事情。我最早是做文学编辑。起初感觉,喜欢的文字、从事的工作和接触的人达到了三者合一;但在真正工作中,做编辑是很不容易的,也很消磨人。有时遇到非常好的作家会受到很多启迪,但是遇到一些不太理想的稿子,那种修补,那种失望……

我觉得这个过程对人很消耗,所以编辑真是个了不起的职业,我是其中一个逃兵,我觉得我不太能够再坚持下去,我的愿望还是在自己的创作上。但是,做编辑给了我一个提示。当我做专业作家的时候,我不希望我成为一个脾气比本事大的写作者,任何时候要考虑尽量减少编辑的工作麻烦,那种特别简易的工作,自己能处理的,最好不要麻烦编辑,而且也要尊重编辑的意见。

我为自己能够成为专业作家而感激命运。以至于我在成为专业作家的第一年,就像范进中举一样基本失态;而且第一年也没写什么东西,总在怀疑是否真的就这么过上了理想生活,经常睡觉都会笑醒,这不是夸张。

当专业作家以后特别好,虽然每天都在跟自己较劲,跟自己搏斗,但斗争的方式特别的单纯。我不是很擅长处理复杂的社会关系,将主要的注意力集中在创作领域,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有魅力的事情。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写作离不开阅读的积累,您对阅读是怎么理解的?

周晓枫:我觉得如果家长教会孩子读书,或者我们自己爱读书的话,我们就是找到了永远会陪伴自己的朋友,和终身不会离开自己的家人,我觉得读书是一种非常大的安慰。阅读,使生存的时间和地点都不能限制我们,而获得非常丰富的体验。“所谓幸福,就是不受惊扰地进入内心深处。”这是本雅明的话,良好的阅读可以给我们带来幸福的感受。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有人称您为张艺谋的专用文学策划,但是据了解,您于2018年6月已经辞去了这份工作。您还曾写过一本书,名叫《宿命:孤独张艺谋》,内容就是您眼中的张艺谋。您很少谈这段经历,是因为什么原因让您选择离开呢?策划和散文作家,又有什么区别?

周晓枫:我原来不太愿意谈这个话题,是因为总觉得像狐假虎威一样。《宿命:孤独张艺谋》是出版社为了促进销售,后来改的名字。这本书原名,叫作《我做电影策划这八年》。许多读者觉得,明明是写张艺谋的传记,为什么会夹带那么多我的个人私货?足见作者的自恋和抢戏,喧宾夺主到令人厌恶的程度。其实,这本书根本不是传记,传记也不是这种写法,它本来就是我的个人从业记录。但解释有什么用呢?谁会相信呢,谁会理解呢?所以,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电影策划只是我的一段经历,我的能力和精力有限,还是更喜欢写作,这种独自一人的工作方式更适合我的心性。虽然离开了电影策划,但我从中训练的手段,比如策划故事、设计人物、情节逻辑等等,这些对我的写作提供了极大帮助,所以我很感激那段电影策划的时光。但离开电影策划这一身份,我没有什么遗憾,因为无论有多么好的金拐杖,都不如不需要拐杖,自己行走,健步如飞。我希望自己在创作里的表达能够更有韧性、更长久、更自由、更专注。

文学不是数学公式,写作只为追逐奖项会偏离本心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您的散文,比如《巨鲸歌唱》,作品以小说的笔法结构、戏剧与电影式的画面布局,以及诗歌的想象和语言,拓展了散文表达的边界。您理解中的散文,是什么样子?一篇好的散文有怎样的评判标准呢?

周晓枫:我们看现代汉语词典,它并没有给出“散文到底是什么”肯定的答案,好像没有一个确切的、结实的定义。其实这是散文辽阔的自由,我们可以去进行很多的探索。

我受电影思维的影响很大,那种画面感、情节之间的链条关系以及悬念颠覆与视觉冲击力等等。散文一般按过去时态来写,但若按电影的思维方式来写的话,它会把过去时态变成正在进行时态的写作,读者会有很强的融入感和临场感。

我觉得散文的领域特别大,其实它有非常大的承载量和容纳空间;但我们常把散文理解得非常狭窄,没有去充分释放它的能量。也许我没有做到,但我努力尝试,希望自己的散文呈现更多的可能。

文学不像数学。比如3 5=8,在数学意义上是对的,其他结果就不对;3 5=18或者80,这就是文学,不能说这个结果就是错的。文学不是一个公式,我不太知道什么是准确的好,因为我觉得好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我知道什么是不好。那种矫情做作的,写得没有能量、没有感染力的,我不喜欢。关于好的散文,我也在摸索,我希望它能够揭示生活的复杂和丰富,希望它能够给读者带来思考,也能够在情感上有划痕。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您得过鲁迅文学奖、朱自清文学奖等等,收获了特别多的荣誉,这些奖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周晓枫:人都是虚荣心的动物,荣誉还是很重要的,我肯定不是清心寡欲的,所以每当荣誉到来的时候我感到温暖,感谢给予我的鼓励和激励。写作者向黑暗大海中掷出漂流瓶,不知道会被什么人所捡拾,收到什么样的反馈,不知道读者在哪里,当你听到回音,哪怕是批评,你都不会觉得孤独。你会觉得,在遥远、陌生的地方,有人和你怀有一样的感受,或者理解你,或者能够找出你的硬伤与软肋……这些都是动人的。

奖项对写作者来说是重要的,但只为追逐奖项,就会偏离本心。只有每一步走得结实,所赢得的财富也好、荣誉也好,你都无愧于此。但如果急功近利,容易一脚踏空,写作难以开拓一条勇敢之道。

“我不是天才作家,我是成长型写作者”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您在《上帝的隐语》中提到,自己长于抒情弱于叙事,有重大的语言缺陷。“我发现自己已经陷入某种圈套之中,语言带给我的心理负荷,也许已远远大于它最初给我的愉快诱惑。”这是您当初对自己风格和题材的思考。但在读者眼中,您的文字里有人,有自然,有草木花果,有飞鸟走兽,有自然万物,您的作品具有极高的辨识性,现如今,您对自己作品的风格和题材等有哪些思考?你现在跳出那个“圈套”了吗?

周晓枫:我肯定有自己的语言缺陷和认知障碍,但我觉得自己是成长型的写作者。我认为,写作中遇到的问题,不是通过想想就能克服的,仅凭思考不能解决全部的问题,必须动笔。如果得出某种经验或者得到某个偏方,它不是光靠想就显灵的。秘诀也好,体验也好,只有在写的过程中才能成为一个显灵的魔法。

我过去发现的问题,现在并不能说是完全清除掉了,也许还更严重了。但我努力在成长中出现变化,并且尽力克服弱项。比如我原来比较习惯抒情,后来发现空泛的抒情是危险的;若不建立在具体之物上,容易空洞和矫情。所以,我这几年加强了散文的叙事功能。

圈套永远存在,你跳出这个圈儿就掉进那个圈儿。我觉得好的作家应该像昆虫一样,它从卵粒到幼虫到成虫再到羽化,每个阶段都是在挣脱自己的圈套,进入新一个圈套。但这个过程就是成长——每个今天都由昨天而累积,每个未来都不能被今天所预测。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很多人把作家分为两种,一种靠后天长期修行,一种则是先天馈赠,您觉得您属于哪种?

周晓枫:我不是天才,从来都不是。天才是不需要条件,随时发作,灵光四射、闪耀光芒。我是怀有持续的热爱,有一点点文字的敏感,然后我愿意努力去放大我这一点点有限的小小的能力。

有人的才华像向日葵,从远处就能看见花盘;有人的才华像土豆,需要挖掘。我是那种靠自我挖掘的写作者,如果不把自己逼迫到一定境地里,不去开发自己的潜能,我就什么都没有。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您在写作时有没有遇到过灵感匮乏,当时是怎么解决的?

周晓枫:如果纯粹被动地等待灵感,有时候是等不到的,写作是一种训练自己如何召唤灵感的过程。灵感匮乏时,我可以做些基础的资料收集,可以做些不需要灵感也能完成的准备工作——这个过程其实就是召唤。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您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规划?个人以及写作方面。

周晓枫:我一直没什么规划,我好像从来就不是那种有宏伟规划的类型。如果说我对自己有什么规划的话,那就是不要好高骛远,慎重而满怀情感地,认真对待自己的每一个作品。

“‘毒舌’需要有敏锐的洞察力以及清晰的传达能力”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您的性格是什么样的?你平时有哪些爱好?为何一直没有开微信朋友圈?有人曾说您“毒舌”,您对此怎么看?

周晓枫:我是巨蟹座,比较两极。性格表面上外向,但心理气质上内倾。

对于写作环境,我还是喜欢在自己习惯的、安全的、踏实的环境中写作,比如家中。我不熬夜,也熬不动了;咖啡喝得比较多,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觉得只有喝了咖啡,才能在发作中写作。

我喜欢看电影,也喜欢动物。这几年一直在写动物身上的美、神秘、友善乃至暴力,它们身上的迷魅特别吸引我。

我没有开微信朋友圈,因为我是一个心特别重的人,我如果开了朋友圈,我天天等着反馈,天天就看谁点赞、谁评论,我就没法做别的事了。比如,我养过一对宠物黑尾土拨鼠,后来,两个小朋友遇到了不幸,都不在了。在之后非常长的时间里,我每天都要刷短视频平台上的黑尾土拨鼠。宠主更新没有那么频繁,没有那么快,我也焦灼和恼火,一天刷无数次,等着他们更新。至今,我还是每天要看黑尾土拨鼠的视频。看,我就是这么偏执。所以我想,如果开朋友圈,我每天等着别人对我表态,肯定特别受罪,所以干脆我就不开、就不惦记了。我没有定力,没有平衡和调节自己的能力。

关于“毒舌”,有人还说我刻薄,但刻薄是培训你的敏感。如果你凡事都点头称是的话,你就不需要有什么自己的独特发现。刻薄需要你有敏锐的洞察力以及清晰的传达能力。我挺喜欢说刻薄话的,不过我所谓的“毒舌”,还是以娱乐为主,不以伤害别人为目的。

作家简介:

周晓枫,散文作家,儿童文学作家。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

出版有散文集《斑纹一一兽皮上的地图》《收藏一一时间的魔法书》《你的身体是个仙境》《聋天使》《巨鲸歌唱》《有如候鸟》《幻兽之吻》等,曾获鲁迅文学奖、朱自清散文奖、人民文学奖、十月文学奖、钟山文学奖、花地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等奖项。出版有童话《小翅膀》《星鱼》《你的好心看起来像个坏主意》,曾获中国好书、桂冠童书、中国童书榜年度最佳童书等奖项。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Tags:周晓枫散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