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容减肥

沈从文边城的写作意义(沈从文《边城》写作时的年代背景)

晴天百科 2021-07-09 04:28:46 美容减肥

语文创新设计上面的

完成于1934.4.19 是作者的代表作。关于这篇小说的创作动机,作者说:“我要表现的本是一种‘人生的形式’,一种‘优美、健康而又不侼乎人性的人生形式’。我主意不在领导读者去桃园旅行,却像借重桃园上行七百里路穷水流城一个小城市中几个愚夫俗子,被一件普通人事牵连在一处时,各人应得的一份哀乐,作为人类‘爱’字一度恰如气分的说明。” 全篇以翠翠的爱情悲剧座位线索。淋漓尽致的表现出了湘西地方的风情美和人性美。

带着年轻人的理想和热情,带着对世界的渴望,从偏僻。闭塞、落后的湘西赶到大都市北京的。然而,迎接他的却是帝国主义、封建军阀和官僚共同统治下的黑暗天地。身处虚伪、自私、卑鄙、懦弱、冷漠而又冠冕堂皇的都市,沈从文感到,我梦之歌古老的国家要脱离眼前的苦难,唯有重造有形的社会和无形的观念,必须重铸我们的国魂。于是,他将表现一种“优美、健康而又不侼乎人性的人生形式”作为自己的艺术追求。他生在湘西,长期生活在湘西,对故乡人民怀着特殊的深厚的感情。于是,他使用自己的笔,勾勒了一幅幅湘西风俗画,以自然、民风和人性的美来表现自己所崇奉的民族传统美德。

选择我的把 我一个一个字打的 谢谢

同是高二学生(*^__^*) ~

《边城》完成于1934年4月19日,是作者的代表作。关于这篇小说的创作动机,作者说:“我要表现的本是一种‘人生的形式’,一种‘优美,健康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我主意不在领导读者去桃源旅行,却想借重桃源上行七百里路酉水流域一个小城小市中几个愚夫俗子,被一件普通人事牵连在一处时,各人应得的一分哀乐,为人类‘爱’字作一度恰如其分的说明。”全篇以翠翠的爱情悲剧作为线索,淋漓尽致地表现了湘西地方的风情美和人性美。

有关《边城》的细节问题``作者的思想背景等```

1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大上海的现实是帝国主义列强肆虐横行。置身于其间的作者身在都市却心系心中那块人类童年时期的湘西神土。以湘西的“梦”与上海的“真”进行美丑对照,从而凸现乡土的和谐之美。湘西也是作者一生守候的一个情结。他倾心建造特异的“湘西世界”。用地域的、民族的文化历史态度,由城乡对峙的整体结构来批判现代文明,即城市文明对乡村的入侵。乡村的生命形式是美丽的,同时也是略带一丝淡淡的无奈和忧伤的。原始的生命形态在在湘西这块神奇的土地上构筑了一个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形式。“湘西”是作者一生守望的乡土。它所代表的是一种“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于人性的人生”,正如他自己所说:“我只想建筑希腊小庙”,“这神庙供奉的是‘人性”’。 2 “《边城》是一个怀旧的作品,一种带有痛惜情绪的怀旧。”翠翠的天真纯洁表现为她的毫无心机的、超出一切世俗利害关系的爱情之中。她对二老的感情是一直处于少女期的朦胧状态,她对二老的微妙印象以及将自己的情感在心里深深埋藏,不轻易外露。在这份美丽的忧愁境况下,由于人的、社会的各种因素。致使朦胧的爱情尚未展开便破灭了,更谈不上情人之间的花前月下那种缠绵。爷爷去世了。白塔倒塌了,心中的二老出走了,“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也许‘明天’回来。”给人留下无限的牵挂和期盼。

1、(1)一个人:“我的心总对一种新鲜声音、新鲜颜色、新鲜气味而跳。我得认识本人生活以外的生活,我的智能应当从直接生活上得来,却不须从一本好书、一句好话上学来。” 对于农人与兵士,怀了不可言说的温爱,这点感情在我一切作品中,随处都可以看出。我从不隐讳这点感情。我生长于作品中所写到的那类小乡城,我的祖父,父亲以及兄弟,全列身军籍:死去的莫不在职务上死去,不死的也必然的将在职务上终其一生。就我所接触的世界一面,来叙述他们的爱憎与哀乐,即或这枝笔如何笨拙,或尚不至于离题太远。因为他们是正直的,诚实的,生活有些方面极其伟大,有些方其又极其平凡,性情有些方面极其美丽,有些方面又极其琐碎,--我动手写他们时,为了使其更有人性,更近人情,自然便老老实实的写下去。但因此一来,这作品或者便不免成为一种无益之业了。 照目前风气说来,文学理论家,批评家及大多数读者,对于这种作品是极容易引起不愉快的感情的。 前者表示“不落伍” ,告给人中国不需要这类作品,后者“太担心落伍”,目前也不愿意读这类作品。这自然是真事。“落伍”是什么?一个有点理性的人,也许就永远无法明白,但多数人谁不害怕“落伍”?我有句话想说:“我这本书不是为这种多数人而写的”。念了三五本关于文学理论文学批评问题的洋装书籍,或同时还念过一大堆古典与近代世界名作的人,他们生活的经验,却常常不许可他们在“博学”之外,还知道一点点中国另外一个地方另外一种事情。因此这个作品即或与某种文学理论相符合,批评家便加以各种赞美,这种批评其实仍然不免成为作者的侮辱。他们既并不想明白这个民族真正的爱憎与哀乐,便无法说明这个作品的得失,--这本书不是为他们而写的。至于文艺爱好者呢,他们或是大学生,或是中学生,分布于国内人口较密的都市中,常常很诚实天真的把一部分极可宝贵的时间,来阅读国内新近出版的文学书籍。他们为一些理论家,批评家,聪明出版家,以及习惯于说谎造谣的文坛消息家,通力协作造成一种习气所控制所支配,他们的生活,同时又实在与这个作品所提到的世界相去太远了。他们不需要这种作品,这本书也就并不希望得到他们。理论家有各国出版物中的文学理论可以参证,不愁无话可说:批评家有他们欠了点儿小恩小怨的作家与作品,够他们去毁誉一世。大多数的读者,不问趣味如何,信仰如何,皆有作品可读。正因为关心读者大众,不是便有许多人,据说为读者大众,永远如陀螺在那里转变吗?这本书的出版,即或并不为领导多数的理论家与批评家所弃,被领导的多数读者又并不完全放弃它,但本书作者,却早已存心把这个“多数”放弃了。1、(2)1933年夏,沈从文偕夫人游崂山,在一条名叫“九水”的溪水边,看到对岸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穿一身孝服,先在岸上烧了一堆纸钱,后又从溪里拎起一桶水向来时的方向走去。看着她孤单怜弱的身影,沈从文不禁产生了《边城》的写作冲动,他忽然情不自禁地对妻子说:“我准备依照她写一个故事给你看!”沈从文从小生活在湘西,他从这位少女烧纸钱和提水的举动中,一下子想到了家乡的一种风俗:在湘西,家中长辈去世之后,小辈就要到就近的河里或井里取些水来,为死者象征性地抹洗一遍,为死者洗去尘世的污垢,祝愿他干干净净进入西天净土。另外,沈从文想到湘西一些小溪渡口人家常有的家庭格局:祖孙老小二人,凄惨无援。再者,作者从湘西走出,历经艰难奋斗有成,他需要借助一个故事唱一曲真诚善良的颂歌。这一切,最后都融入到小说《边城》当中。 2、等着渡人,等着人度。 这就是15岁的翠翠小女孩已经向我们展示的命运,渡人的是渡船,翠翠和爷爷长久的守候;人度的是婚姻,翠翠和母亲一样默默地等待。 等着渡人,小船搁在河边,人在山崖,有人呼喊,就尽心尽责,看南来北往的人,看男女老少的客,看豪爽汉子,也看羞涩姑娘,所有这些都在翠翠的心头留下甜蜜的回忆,都在她心头不时激起层层的涟漪。那些涟漪在翠翠15岁的心湖中层层漾开。 等着人度,翠翠在祖父身边,用沉默不语来等待命运的裁决。因此,涟漪终究只是涟漪,翠翠只是在那里等待,等待歌声,等待媒人,也等待心目中那个人。这样的等待,或许一切终究归于平静,如同边城中波澜不惊的水;或许也有可能在沉默中突然爆发,就像母亲的遭遇一样。她只是等着:渡船无法选择渡客,同样翠翠也无法选择度她的人。 《边城》中的沈从文似乎是最没有机心的作家。你跟着他的笔开始一个青春少女的故事,这里面有兄弟情仇,有生离死别,你期望看到一个扣人心魄、丝丝入扣的感情故事。可是作者却只不过是在那里淡淡地叙说,叙说边城的自然风景、人文风景。他的叙述甚至和翠翠毫无关联,除了要寓意整个边城,平静和隐忍就如同等待的翠翠一般,不管内里有多少的起起伏伏,外面只是一样。因为所有这一切都是无常的命运,它们往往不归咎于人事,只归咎于天命。 翠翠和祖父是善良而妥当的,顺顺和两个儿子是善良而豪壮的,甚至书中出现的一个马兵、一个过客、一个妓女都是沉稳而温良的。可是,祖父在某个雷雨夜突然就死去了、天保在知道翠翠心有他属的时候也突遇横祸,这一切都不肇始于某人,它们就这样发生了。如果有悲欢离合,那只是个人的感觉,对这个世界、甚至对这个边城,又有什么相干?也因此,整个《边城》透露着淡淡的哀伤气氛。

Tags:沈从文边城的写作背景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