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容减肥

白话散文《浮生六记》第四章:成婚

晴天百科 2021-07-09 19:56:00 美容减肥

白话散文《浮生六记》第四章:成婚

白话散文《浮生六记》第四章:成婚

自那以后,日子似乎过的极为缓慢,每一日对我来说,都好似度日如年。从十三岁,到十七岁,乾隆庚子正月廿二日那年,我终于盼来了迎娶阿芸的日子。

白话散文《浮生六记》第四章:成婚

因为只有成婚当日,才能再次见到阿芸。

迎娶阿芸的前一个晚上,我彻夜未眠。满脑子都是阿芸身穿红色嫁衣,凤冠霞帔,对着我盈盈一笑的模样。

此后,阿芸便是我的妻子。每每念此,笑意便从心底溢出唇齿间,怎么藏也藏不住。

同阿芸拜堂那日,我见红盖头下的阿芸的身体依然瘦薄,不由得起了怜惜之心。想着我的阿芸自幼失父,一人撑起整个家中大小事务,尝尽了人世间辛酸冷暖。从此以后,我一定要好好地待她疼她爱她。

我如愿娶得阿芸,心中实在是得意非凡,好不容易等到宾客散尽,才能过回到洞房。

我俩并肩而坐,几个丫鬟秉着仆妇站在一旁。我拿着金钩的手止不住的颤抖,想来是因为内心太过激动的缘故。在一片喜悦之中,我缓缓地挑开了盖在阿芸头上的红盖头。

花烛下见阿芸巧笑娇盈,恰似一朵含苞欲放的莲花,一肌一容,美到极致。我们两个人对视良久,相顾嫣然。那一刻的情境十分美妙,只得意会,不能言传。

在喜娘的提醒下,我俩双手挽起对方的手,喝过合雹酒。我坐在桌边,把她拉到我的身边坐下一起吃宵夜。今日的宴席上我被参加婚礼的宾客们灌了很多酒,实在没能吃什么,此刻肚子有点饿,我想到阿芸也是一直待在房间里,不曾吃些食物,想必腹内空空,也是极饿的。

只见阿芸举起筷子,小口小口的咀嚼吞咽,吃的十分小心。并且还时不时帮我添菜加饭。她今日穿着一件大红的喜袍,袖子宽大,抬手露出半截白腻莲藕似的手腕,腕上挂着一个墨玉镯子。我虽然偶尔会跟几个兄弟也去过青楼烟花之地喝过酒,但从不敢造次,对诸兄弟所食髓知味之事并不感兴趣。

虽然一开始我还有点拘紧,然而毕竟少年心性,刚吃了个半饱,我便开始不规矩起来。偷偷地在桌子下握着她的一只手腕,只觉得触摸处,阿芸的手指温暖尖细,皮肤润滑而细腻,我的心,顿时不禁怦怦跳动起来。

阿芸约莫也被我这登徒浪子状给惊呆了,起先她怔了一下,但是很快便乖乖的由我捏住她的手,也不动弹。只是那脸颊又红了起来,眼睛含水,幽幽地朝着我望着。我见她含羞的摸样,心中喜爱,忙从盘子里挑起一块鱼肉递到她嘴前喂她。却不想阿芸却摇头,说道:三白,我已经吃素许多年了。

我自是感到十二分的好奇,从前并未听说阿芸她是茹素之人,于是问她:什么时候开始吃斋的?她咬了咬殷红的双唇,告诉我是大前年开春时。

我转眼一想,那个时候正是我出水痘生大病的时候。原来她是为我乞福而戒食的,我的阿芸,果真是世间最善良的女子。想到这里,心里不免又是一阵感动,这世间同床异梦,只为传宗接代的夫妻数不胜数,然而真正倾心相爱并能厮守一生的人太少,我能娶到阿芸,实在是苍天对我极大的厚待。

只是转念又想,阿芸她这么消瘦,或许是因为戒食有关,心中又是一阵怜惜,我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温柔说道:“傻阿芸,现在你的相公我身体健康,也没有变成一个大麻子脸,你大可开戒,多吃点。养的白白胖胖,我才可少担忧一些。”阿芸一听,知道我已明白她吃斋原因,想想也对,便含笑朝我点头。

自后,红烛染尽,罗帐轻放,我与阿芸的新婚之夜,结束在一片温柔旖旎之中。

白话散文《浮生六记》第三章:藏粥

白话散文《浮生六记》第四章:成婚

当天晚上,按照传统风俗,我们作为娘家人将堂姐送到了城外,归来的时候已是三更。一路上因为有事在身,没吃什么东西,此刻热闹劲过去了,我方才感觉到饥肠辘辘,饥饿感一阵一阵来袭,实在是难捱。

白话散文《浮生六记》第四章:成婚

随行的丫鬟拿了盘蜜饯果脯之类的给我充饥,可我平时不爱吃甜食,也只吃了几颗杏仁果子便再也没有了兴致。

腹内正惆怅难受之时,忽然之间,感觉到之间的衣袖被人轻轻拉扯着,我低头一看,却是阿芸。她朝我微微地眨眼示意,让我跟着她出去。

能与阿芸单独在一起,对我而言,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我欣喜地跟着她的脚步,不料竟来到了她的闺房。进去一看,房间里面的小案几上,竟然有一个深棕色的檀木制的食盒。阿芸将食盒打开,里面原来内有乾坤。

我乖乖地坐在一旁,看着阿芸将一碗熬得软糯的热粥和几叠清爽的可口小菜一一端出。

我高兴地举起了筷子准备大快朵颐,不料却忽然听到芸的堂哥玉衡他们在外边大声叫嚷着:“阿芸妹妹你快过来!”

阿芸一惊,生怕别人发现我在她房间里,惹来闲话,便急忙走到门前,一边关闭房门一边告诉外面几个表哥们:“哥哥们,我今天已经很疲惫了,要卧床睡觉啦!”

怎料堂哥玉衡带头耍起了无赖,趁着阿芸关门的时候,连忙挤身而入,碰巧看见我正在举着筷子在小碟子里夹酸豆角,便朝我俩挤眉弄眼, “呵,好你个阿芸啊!刚才我来跟你要一碗稀粥,你却跟我说吃完了,我当时心里还觉得纳闷,明明晚间的时候看到你在厨房熬了好一些,怎的全都吃掉了。原来是把这些粥和小菜专门留着藏起来,用来招待你未来的夫婿呀,真是女大不中留!人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是阿芸,你还没出嫁,胳膊肘就往外拐了。” 说罢,还故作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然后盯着我们看,好似要看出一朵花来。

阿芸听了玉衡这一番嘲笑,羞愧难忍,脸霎时间红到脖子根,低着头跑出去了。我在满屋子主仆老少的哄堂大笑中,也涨红了脸,那小半碗的莲子粥,是如何都吃不下去了。 我本来还想多留几天,多一些和阿芸见面说话的机会,可是我又担心在这府中,见到玉衡再被他调侃,丢了面子,徒增尴尬。于是当机立断,晚上就带着仆人先回家去了。

自从吃粥事件之后,再去母亲家那边玩,阿芸都刻意避开我。我当然明白她避而不见的缘由,想来是女儿家面皮薄,恐怕再遭人嘲笑。可是一想到在外祖母府中与她相处的点滴,想着她的音容面貌,心中的思念之情,越发甚浓。

Tags:白话散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