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容减肥

琦君《髻》:这世界,有什么是永久的,又有什么是值得认真的呢?

晴天百科 2021-07-10 02:03:10 美容减肥

#爱是个动词#

琦君《髻》:这世界,有什么是永久的,又有什么是值得认真的呢?

《髻》是台湾著名女作家“琦君”的一篇散文,全文虽只有两页多一点,但作者从年幼时的记忆写起,将几十年的沧桑凝聚在两个女人的发髻变迁中。

琦君《髻》:这世界,有什么是永久的,又有什么是值得认真的呢?

琦君《髻》:这世界,有什么是永久的,又有什么是值得认真的呢?

《髻》

琦君《髻》:这世界,有什么是永久的,又有什么是值得认真的呢?

作者的母亲是一个乡下人,有着乡下人的“信风水”和“土气”,即便乌黑的长发总是简单老气的螺丝儿髻,年轻时也还是丰润俏丽的。

琦君《髻》:这世界,有什么是永久的,又有什么是值得认真的呢?

不久,当官的父亲回来,却带回来一位时髦娇艳的姨娘。那位姨娘梳着各式好看的发髻,父亲每每看到总笑眯了眼。母亲往后的半辈子都在幽怨、和姨娘较气中度过。

然而,父亲去世后,姨娘倒成了母亲相伴的姐妹。

又过了几年母亲也走了,作者和姨娘住在了一起,和父亲享受半辈子荣华富贵的姨娘,头发也稀疏花白,不再梳那些好看的发髻了,作者的心境由怨恨变得怜悯。

再后来,连姨娘的骨灰都寄存在寺庙里,作者也不再年轻,文末对人的一生的无常和沧桑发出慨叹。

有人评价,琦君的文字是经过苦难后的“温柔敦厚”,当真如此。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她的文字绵密、温润;母亲多年的幽怨、和姨娘多年的较气、对母亲渐老的心酸,到后来对姨娘的怜悯、最后的慨叹——这些都丝丝入扣,写进了读者心里。

老年琦君

01 大半辈子的幽怨当看到作者母亲因为另一个女人分走丈夫的宠爱,而幽怨的时候,我十分难过。

人的一生最美好繁盛的年华,怕也只有二、三十年,可她大半辈子都在和另外一个女人较劲、彷徨、幽怨中度过了。

那时是旧社会,有男尊女卑的思想;幸而现代社会倡导男女平等,减少了这种女性的悲剧。

中年琦君

02 孩童与年轻的母亲我长大出外读书以后,寒暑假回家,偶然给母亲梳头,头发捏在手心,总觉得愈来愈少。想起幼年时,每年七月初七看母亲乌亮的柔发飘在两肩,她脸上快乐的神情,心里不禁一阵阵酸楚。母亲见我回来,愁苦的脸上却不时展开笑容。

在作者长大的过程中,母亲也慢慢衰老,依旧愁苦。

恍惚间,我想到了我的母亲。

透过记忆中孩童时期清亮的眼睛,年轻的母亲常常是身着红色大衣,面庞润白如满月,万人迷一个;而今岁月的褶皱早已爬上母亲的面颊。

母亲最近很爱照镜子,她试图抚平眼角的皱纹,时不时会问我,“孩子,我现在是不是很丑啊?”我看着她脸上的皱纹,心里苦涩,却仍面不改色地说:“才不是,你那是没化妆,化了妆就会好看的,谁不化妆都不好看。”

不禁潸然了。

噎在嗓子里没说出口的话,是努力成长,却总也追赶不上时光老人在母亲脸上留下痕迹的无奈;是无法帮母亲消除烦恼的忧愁……

每个人心里母亲都是最美丽的,因为他们在孩童时期,都曾见过母亲年轻的脸庞。

青年琦君

03 永久的、值得认真的文章的最后一段话令我久久不能平静,可是偶尔想起,又会觉得莫名的平静。

她是这样写的:

我能长久年轻吗?她说这话,一转眼又是十多年了。我也早已不年轻了。对于人世的爱、憎、贪、痴,已木然无动于衷。母亲去我日远,姨娘的骨灰也已寄存在寂寞的寺院中。这个世界,究竟有什么是永久的,又有什么是值得认真的呢?

我的脑海里浮现了很多很多事。

我想起了《华严经》里说:“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

想起那句:“一开始的时候,总觉得来日方长,什么都有机会,殊不知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来日不方长。”

想起我已故的亲人,永久的遗憾。

想起高中时期拾起过的一片绿叶,夹在书中,而今已然不知夹的是哪本书,绿叶有没有变黄。

想起余华《活着》中的福贵,曾花天酒地、掷金如土,也曾多次失去至亲、极尽贫瘠困苦,最后孑然一身,与牛相伴,继续活着。“活着”不只是一个动作,还是一个状态。“活着”只为了活着。

这个世界,究竟有什么是永久的,又有什么是认真的呢?

这个答案,或许需要我们用一生去琢磨。

琦君 回归故里

琦君细腻的文字,丝丝入扣渗透进读者的心里,尤以散文为甚。她的散文值得大家品读。

文/苔阁

自媒体号:清醒梦tg

一个普通女孩,也希望自己可以变得闪闪发光,实现梦想。

我会持续分享生活中的点滴成长,和自我提升类干货;相信量变等于质变。

欢迎大家关注我,和我一起成长吧~

图源网络,侵删私信,谢谢!

Tags:琦君的散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