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常识

周长行原创散文丨青岛西海岸纪事——与友人书

晴天百科 2021-07-10 02:59:15 生活常识

青岛西海岸纪事

周长行原创散文丨青岛西海岸纪事——与友人书

——与友人书

周长行原创散文丨青岛西海岸纪事——与友人书

文/周长行

志福老战友:您好!

看到您在微信群写给我的文字(附后),受到鼓舞。我和夫人此次青岛西海岸金沙滩之旅,实在也是被疫情憋了大半年的一次纾解,想换个环境喘口气儿。我们就选择住在海边上的一个民宿村里,天天早晨站在大海边上学着京剧演员的样子嗷嗷几嗓子,吐吐晦气,“人生无‘晦’”,实在是舒坦至极。今年最最难熬的滋味就是“憋”,时尚的说法就是“宅”。因此,克服这俩字的最有效办法,也就是到外面走走了。

到外面走走,可不能放松警惕性。为自己也为别人,考虑到病毒正肆虐世界,“反弹”的舆论日盛,于是,我们不探亲访友,不到人群密集处凑热闹,即使是游泳时也在空阔处扑腾,绝不去扎堆儿。坚持公众场合戴口罩。

还是小心点好啊,大家都小心点更好啊。“病毒”早已向大家发出警告:霉运在每个人的头顶上悬着,不知什么时候会落在谁的头上。过去常说“天有不测风云”,如今还得再加一句“天有不测病毒”。一个小小的病毒,弄得全世界诚惶诚恐围追堵截,科学研究机构林立,可至今仍然弄不清楚它到底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然而,我和夫人心底的目标倒是很清晰:从济宁来,还要安安全全地回到济宁去。所以处处倍加小心,筑牢我们自己的防毒“墙”。

我们来到青岛西海岸的金沙滩到今天整整二十五天了,打算住到月底。是我在这儿工作的侄儿侄媳替我们租了个住处,距金沙滩只有三百米。独来独往。自己买米买菜做饭,油盐酱醋茶,锅碗瓢勺壶,一样都不少。换个地方过日子而已,顿时豁然开朗,别有洞天,这样的生活正符合我们当前的心理需求。被“憋”得太久的人,并不是完全拒绝“憋”着,而是极想换个环境“憋”着。我们目前面临着的正是这样的处境。

我们住处附近有一个美丽的凤凰山公园,依山临海,其内有大大小小十几个停车场。每个停车场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房车驻扎。早晨遛弯时总能看到这些“房客”们或晨练或忙着打理早餐呢!有时与他们打打招呼,大有同路人的亲切和亲近。今天早晨,我们还意外地遇见一个“房车四合院”,真逗,房车的主人们用房车组合了一个“四合院”,挺新鲜的创意伴着早晨的海风,山清水秀的环境,让我们心旷神怡。我随手给“四合院”拍了照片和小视频,发到圈里。我们本村本家的一个在上海工作的周广鲁误认为是我的房车,在微信里问我:“叔,哪一辆是你的?”我回答:“哈哈哈,我正在为之奋斗,让我们一起努力吧!”网友@沁园春还发来一条跟帖:房车经济的发展,将引领人们出行度假的新时尚!

新鲜事一个接着一个。就在几个小时前,大约是早晨六点左右吧,在凤凰山公园门口,遇见一个美女抱着一只血淋淋的白色鸟,见人就问“您能救救它吗?”她在寻找尽快能施救于鸟的人。我又拍下了照片和小视频,边拍边问:“这是什么鸟?”她说不知道。又问:“它是怎么受的伤?”她还是说“不知道”。我猜测,她大概是在海边遛弯时捡到的它。此时此刻,她就一个救鸟的心思,仿佛与救鸟无关的一切她都不知道了。不大一会儿,那个抱着鸟的美女就向山下走去了。后来的情况如何,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但我相信,有这样的好心人为那只鸟奔波着,那鸟的伤口肯定会尽快得到愈合。类似的故事在电视上见到过很多次,但是让我“眼见为实”的却只有这一次。

下雨时下不了海,出不了门,我们就在屋里喝崂山绿茶,读闲书,夫人就画闲画儿。总之,我们心有灵犀,定要在一个“闲”字上做足文章,充分享受闲时光。闲下来不容易,更要懂得珍惜。让闲时光变成“甜时光”,干点自己爱干的事情。尽管我来时一本书也没带,可附近就是书店,现买现读,方便得很。天天围着新购的三本书打转转,一本是《古文观止》,一本是《唐宋八大家散文观赏》,一本是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我家都有这些藏书,可没带过来,就得从零做起。

在海边读《老人与海》,觉得字字如金,句句珠玑。好奇怪啊,我是读过《老人与海》的,但这次在金沙滩海边上再读,其书中的老人仿佛就是我周某人。仿佛有两个海陪伴着我们,一个是波涛滚滚的中国黄海,一个是海明威书中美国的大海。读起来,梦幻般的感觉。书中的老人,那条比他的渔船还大很多的大马林鱼,他们博弈的整个过程,还有老人的那句“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不可能被打败”的英雄呐喊,都极大地震撼了我,从未有过的一种震撼体验。我似乎发现了一个阅读新“领域”:特定的背景,或许能够彻底颠覆一个读者对于一本书的既往感觉。比如,在海边读《老人与海》。

在我读书写作的同时,夫人就画画儿。她谜一般地爱上了画画,画花鸟鱼虫,全是比着葫芦画瓢,完全是为了玩儿,她涂鸦的所谓画儿,有时往圈里发发,逗得朋友们还蛮开心。她相信遗传功能,她母亲就是当年名动乡里的剪纸艺人,心灵手巧。她想把母亲的灵与巧变成她的画儿,藉此来演绎她的晚年生活。人到这个岁数,有这个想法,这个际遇,或许也是一件幸事。养老要有点抓手,被某种东西抓着,或抓住了自己心仪的某种东西,不孤独,不空荡,让日子有滋味,让时光有美感,让晚年有故事。所以,亲戚朋友都夸奖她,都期待她的新画作。众星捧月,这样她画得就更来劲了。

我写的东西就在我的平台上发发。《行文原创》搞了个栏目:海边记事。我没有用“纪事”,而是“记事”,真实记录我的海边生活,拉里拉杂,边记录整理边发表,比如,《小作品的诞生》啦,《借用大海》啦,《海水撩》啦,《我们这代人的暑假生活》啦等等,写于9日的《“游沙”记》在网上还挺火爆,“齐鲁壹点”上的阅读量现已达1.7万。很多朋友一篇不拉地阅读着我的“海边记事”,可见今日大海依然涛声依旧,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你说你这一段时间正在修盖小院子,即使这么忙你还关注着我的作品,百忙中您还写了几段文字发出来,给了我很大鼓励,让我既感动又开心。

这次金沙滩之旅,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睡午觉是雷打不动的,有时居然是窗外雷声或涛声,屋内是我的酣声。说不上鼾声如雷,鼾声与雷声如此互相“照应”,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想来也算趣事。下午4点,我们会准时去海边,除非暴雨,下小雨也去。蒙蒙细雨,恰是游泳时的最高境界。真个是海水绿波荡漾,天空细雨纷纷。海上风大浪急时,管理人员就不让下海了,可是他们见我这么大年纪,依然恋海,见我一口气还能游个把小时,或许动了恻隐之心,就允许我在水边上蹚蹚浑水,我的那篇“海水撩”的灵感就来之于此。前天的《“游沙”记》的灵感也与蹚浑水有关。天下无奇不有,哪知“蹚浑水”还能写成正儿八经的文章哩。

每天的下午七点,金沙滩浴场就会准时关闭,我们就打道回府了,洗却一身海腥味,涮去全身各个部位的细沙颗粒,《游沙记》里就写了这种情形。接下来,炒几个小菜,喝点小酒就着这一天生活的种种趣事,享受上苍的赐予!由此感到,到处走走看看,换个环境呆几天或多呆几天,过一段属于自己的日子,已经成为很多老年朋友不约而同的选择。不要总是在家里“憋”着啊。你写来的两段文字,实则是对这种选择的认可和喝彩。我们是“现身说法”,呼唤老年朋友从蜗居的空间里走出来,“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尽管是说给当年“知青”的,可对我们养老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啊!

这几年咱们虽然见面聊天的机会越来越少了,特别是疫情以来,可文字上的交流却越来越多了。这越发让我感到了文字的神秘,为爱上码字而庆幸。不管世事发生怎样的变化,不管病毒如何令人疏离或远离,可我们借助文字的“交流与交谊”却从未间断过,永远是“椰风挡不住”的气势。我们哥俩交流得如此频繁如此酣畅淋漓如此肝胆相照,也恰恰是在这个多灾多难的鼠年里。文字交流,不仅击碎了一切“阻隔”之墙,而且总能让我们的快乐成倍地增长。这几年您写给我的文字足有两万多了。我因你而写的文字或许更多一点。我们的笔墨交流,不仅是“见字如面”,消解了彼此的思念,而且还从彼此的笔力、笔风以及讲述的故事中得到欢乐和启发。在我们之间有一座文字架起的桥梁,从我心到你心,从此便筑起了一道幽雅美丽的风景。所以,我曾专门撰文鼓动朋友们别忘了拿起笔来,写写自己爱写的东西。写,也是一项运动。不是说“生命在于运动”吗,记得吗,几年前,我们就曾一起鼓呼:坚持写写画画,为延缓老年痴呆,为活得更有滋味而奋斗。

就写到这里吧,谢谢您的挂念和祝福,谢谢您的激情澎湃幽默诙谐的文字。祝您健康快乐!祝“朱志福”永远幸福。

(周长行于青岛西海岸金沙滩,2020年8月12日。)

附朱志福老战友的微信留言。

之一:

长行兄:

你携嫂夫人去青岛度暑,是高质量老年生活的体现,我羡慕不已。这种生活方式是历史对你的补偿,因为你付出了太多太多。我祝你们在海边开心、快乐、健康、幸福。

这些天我一直关注着你的笔锋所指,几乎一字不落地阅读,可因为我房子配置小院的事所困惑,折腾了月余,现已静下来了,所以才对你的青岛避暑游表示迟来的祝福。愿你精神永不老,笔润永不停,生活高品位,长行长行常常行。

之二:

长行兄的在青岛避暑,他佇立于惊涛骇浪的岸崖,憧憬未来,重忆往昔,用澎湃的思绪拍打出了一篇篇带有海腥味的文章,反倒使人有一种甜蜜感。特别是昨天的《海水撩》里的最后一句话:在海边捡回了童年,更使人十分地向往。难忘的童年,苦涩的童年,快乐的童年,幸福的童年,真的能把他捡回来,我觉得他这趟海边游特别值得,特别难得。祝他幸福。

【作者简介】周长行(男),山东省济宁市人。1949年出生于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1969年参军入伍,1990年转业后供职于电视台直至退休。农民、老兵、记者、作家集于一身。主要著作:长篇纪实文学《伟大的我们》《鲲鹏腾飞的地方》《大山的呼唤》。长篇人物传记《不醉不说 乔羽的大河之恋》《大浪淘金》。1995年曾执笔撰写中央电视台39集大型电视系列片《大京九》。多次获得国家“五个一工程”等奖励。《不醉不说 乔羽的大河之恋》被52个国家和地区图书馆收藏。自2015年以来创办公众号平台,面向社会底层,记录现实生活,表达百姓悲欢,已发表上百万字的原创作品。其中,《曾经的二炮工程兵,正经历着身心的双痛之痛》《老兵系列》《乔羽二嫂的故事》《故乡系列》《浑人八斤》等作品分别拥有数万乃至上千万读者。

Tags:青岛散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