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常识

怎样描写长江呢?有哪些美文呢?

晴天百科 2021-07-10 23:31:56 生活常识

1,长江悲已滯,万里念将归。况属高风晚,山山黄叶飞。一一王勃《山中》

2,我住长江头 ,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 ,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 ?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一一李之义《卜算子》

3,故人西辞黄鹤楼, 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 ,惟见长江天际流。

一一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4,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一一毛泽东《水调歌头》

5,日暮长江里,相邀归渡头。落花如有意,来去逐船流。一一储光羲《江南曲四首》(其三)

6,风急天高猿啸哀 ,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暮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一一杜甫《登高》

描写水的散文,急~~~~!

流水总是这样的,从一个山谷整装出发,满山奔走。流水的步态闪闪妩媚。流水的表情清亮秀美。流水的腰肢柔弱坚韧。流水像一个亦歌亦舞的诗人,以青山为题,以音乐为伴,写一首一泻千里的长诗。

    两岸的山谷危崖峭壁,崖壁的树木郁郁葱葱,清新的绿色云诡雾谲,灿烂的花朵儿孙满堂。披红戴绿的流水,犹如一支出嫁的唢呐,踩着宫商角徵羽,一段一段地道白,一程一程地数板,把两岸景物唱得斑斓绚丽,一派温情。花鼓戏的韵律、黄梅戏的节奏、河南梆子的念词,都如飞流直泻的秦腔秦调,在黄土地上高高低低,深深浅浅,信天漫游,这些水底跑动的音乐,常在寂静的山谷哗哗呼啸,清澈的嗓子和音符,成群结队地爬上石壁、挂在树梢。叮叮咚咚的流泉,则让我们想起琵琶、吉它、古筝、古笙,想起这些宫弦里楚楚动人的女人。一曲流水,就是一只长袖,飞动深宫欲海,民间衷情。古典的浪花,新鲜的笑脸,千回百转,常转常新。那是女人起伏的胸膛与奶子,款款抖动白晰的花蕊。其实,流水本身就是女人柔弱无骨的精灵,摇摆的风姿,绰约秀丽,牵动两岸民俗、两岸风情。

    莺飞草长的时候,流水丰腴得如坐月子的新娘,又嫩又胖。一河一河的新绿,既似一锅划不开的米粥,又似一匹扯不断的丝绸,典雅素丽,流淌着胭脂的芬芳。这水太嫩太绿了,随便什么一碰,都会碰破一层皮儿,丝丝有声;这绿太硬太粘了,随便什么搅动,都无法让绿失去本真、四散逃亡。相反,那绿光会因我们长久的凝视而闪闪四射,成一圈圈的绿晕,碧波荡漾。看山山是绿的,看树树是绿的,看天天是绿的,看云云是绿的,整个世界都在绿水里掠过似的,绿淋淋的,滴!顺着流水的源头,我们看到流水插满了桃花和柳条的,打马过庄。碰到有炊烟的地方,流水打一个结才走。碰到有果实的地方,流水打一个结才走。流水,总是一个多愁善感的旅人,有打不完的胭脂扣,拧不完的感情结。它恋山,山是它坚强厚实的胸膛。它恋树,树是它灵巧修长的手指。它恋草,草是它飘逸秀美的长发。当然,它也恋村,村是它安居乐业的家园。那些村子与花朵往往就在流水最美的地方绽放着,饭香与落花,飘泊在河床。

    剥开一座又一座青山,流水的肩头不仅落满了四季景色,也落满了风雨雪霜。雨,是流水终生感念的前夫,天阴也下,天晴也下,让一春的雷声满河打滚。桃花汛,龙船水,还有其它的一场场大水,都受命于雷雨,一夜长大。因了雨,宽肩膀厚嘴唇的流水土生土长。长成一条小溪,小溪笑个不停。长成一条大河,大河唱个不停。长成一片海洋,海洋吼过不停。水井、湖泊、瀑布、深潭,亦是流水的家族与子孙,隔山而居,相肩而行。五音不全的歌手们(比如青蛙、蟋蟀什么的)在流水的唇边游动着,歌声打动观众的心。鱼是流水最负盛名的舞蹈演员,飞翔的舞蹈,带动水乡民情。成群结队的鱼群,自由多变的舞型,像一梭子扫来扫去的子弹,击倒我们。蓄谋已久的鱼杆,就在这里纷纷下饵,长一根短一根,诱惑单纯的演员们。跳舞的鱼们被勾引上钩,满街的鱼香,在空中独行。那些船,是一只只远行的鞋子,在流水上面来来回回地跑了多年龙套,此刻歇息了,伴随鱼鹰休生养性,而桨,依然是一支推窗作画的笔,在水中入墨,水中切题,把一河水乡描得温情丛生。每当夜幕降临,流水上面就睡满了月光和渔火,睡满了涛声与船影。太静太美了!流水与夜空的窃窃私语点燃一盏盏明星。写诗的李白,也许就是这样的时候仰望苍穹产生诗情的,举起一杯乡愁,痛饮生命爱情。在风花雪月中散步的爱侣们,正坐在水的边缘,触摸真实的河床,感受真实的人生。流水拍岸,鼓掌爱情的缘份。

    顺着流水,一个楚国的三闾大夫涉水而来,高高的个,飘飞的须,一席长衫,满目苦泪。求索,碰壁,再求索,再碰壁,金质的思想与水质的灵魂,使得他与整个社会格格不入。世俗只需要愚昧,皇帝只需要昏庸,一切权贵都只需要谗言、媚笑、马屁,他只能选择雷电风雨的时候,把清白的良心投入清白的流水,只能以死作一次不朽的抗争。从此,一尾伤痕累累的鱼,总会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候游过来,让我们想起楚辞,想起离骚,想起端午龙船和那颗倔强沉浮、永不屈服的心。所有酷似汨罗的流水,就从离骚楚辞里流来,千年万年的端午龙舟,在离骚楚辞里竞渡。方块的汉字,竹制的书简,都密密麻麻的坐在船上,划着桨,擂着鼓,把一页页历史搅得天翻地覆、欢声雷动。屈原的诗与辞,繁茂地包围着我们,佩环叮当,衣裙窸窣,洗涤我们的肮脏与黑暗。

    流水是水。

    流水是书。

    流水是岁月。

    流水是粮食。

    现在,这粒粮食正身披藤萝,脚登水草,从某一个早晨或黄昏开始,爬上一架架筒车,越过一道道田埂,去喂养一丘丘稻田和一口口池塘,喂养稻田里的谷物、池塘里的蛙声;然后,它得穿过一排排机器的轰鸣,在一个小管里匍匐着,去洗涤城市的街道、门楼,擦净城市人的嘴脸和心身。流水养育了整个自然,也养育了整个人类,流水是一个无私善良、喜走亲戚的妇人,每时每刻,都会敲开我们的大门。

    然而,我们往往辜负了这般流水,虐待了这位亲人。我们往往把它养育的森林一山山伐倒、植被一坡坡破坏,我们残酷地挖呀、掘呀,把它摧毁得衣不蔽体。我们把它的头剃得光秃秃的,脸毁得伤疤疤的,脚断得残废废的,心戮得血淋淋的,我们像一群刽子手,把它弄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于是流水愤怒了,它狂暴地变成山洪,变成恶魔,刻骨仇恨地抽打收拾掠夺和侵略它的异教徒们。桥断了。路垮了。山崩了。屋塌了。人类的家园流失了。逃亡的人类切肤感受到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真理。其实,流水有很多这样的总结,流水本身就是一条条月光映照下的谚语及真理。“水涨船高”,“水滴石穿”,“水到渠成”,“日月如水”,“流水不腐”等等真理的骨髓都横卧在水面上,从远古流到近古,从近古流到现代,从现代流到将来,智慧的光芒,照耀一代又一代人。流水是一名不知疲倦的劳动者,千年万年,吐故纳新。

    无论涉水而过,还是隔水而居,我们都割不开流水的莫逆亲情。我们可以没衣穿没饭吃,但不能没水喝,没有水,我们就不能活。因此,让我们热爱流水,珍惜流水,让流水的光华,世世代代,与人相坐。听!流水的歌声,正从我们在前奔跑而过。

<流水写意>彭学明

 水是春的精灵,最是那冰下的灵动,触动冬眠的春。唱着如歌的暖意,顺着季节的迂回与春相恋。一季一季的把春推入柔情。 一枝花站在冬末,低唤,春意便如水漫过山野。三月的雨彳亍着,湿了相思的夜,一个季节的缱绻瞬间迷惘。有风从额际将发梢飞起,那些存于画中的景,便在春天嫣然了。 叶,开始与水缠绵,绿意成长的悠然似乎忘了时空。故事在夜里慢慢走远,沧海和桑田总有些莫名的忧伤。把梦挂在枝头,随着春一起惆怅,可思念是否也会如风拂过春的面颊,慢慢在季节里流淌…… 路过水之湄,聆听着水的春意。有绿意叮咚着路过明眸,恍然一场春的邂逅敲开明月的窗,那月色便也如水,淌过床前…… 那只晚霞中的红晴蜓,一直张不开翅膀,被一声春雷惊伤,然颜色一直艳丽如初。独想起呵护生命的手,随着年轮老去,一圈一圈粗糙的感觉,轻柔,再也感觉不到生命的悸动。

Tags:水散文

  • 下一篇: